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 飞行人员 >

当飞行员危险吗

发布时间:2019-08-08 14:5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Tony,31岁,波音757机长,消瘦,干练的短发,浅蓝色牛仔裤和深蓝色夹克衫,不经意间透露着一丝深沉,笑的时候无拘无束。

  Leon,29岁,波音777的副机长。高大魁梧,浅蓝色的衬衫和牛仔裤,映照着一张洁净英俊的面庞。

  飞行员是否像吴振宇领衔主演的《冲上云霄》和帅哥木村拓哉领衔主演的《GOODLUCK》里面描述的那样——帅、酷并且硬朗坚强?又或者像《孔雀》里从空中飘落的伞兵。当你仰望半空中的他时,衣袂飞舞,如同一场神话,而等他降落到这个世俗的地面,他却是那个头发凌乱推着破自行车在大街上啃馒头的普通人?

  我和Leon、Tony约见在星巴克。光线从落地窗斜打过来,我们开始了一场愚人与智者的对话。我是那个愚人——并非我智商低,而是说,对于飞行员这个职业,我和大多数人一样丝毫不了解又极端好奇。“你们是否不能让自己感冒?据说你们的婚姻也要受到审查?你飞在天上是不是脑子里总盘旋着一个问题:有几百人的性命掌握在我手中呢?机械越来越发达,飞行员会不会越来越傻?”我抛出一堆凌乱的问题。对面的他们忍俊不禁。

  我以前听一个朋友开玩笑,说现在做飞行员容易极了,按一个按钮,飞机就起飞了,然后就不用管了,等要降落的时候再按一个按钮就行了。

  Leon听了哈哈大笑,他说现在很多人都觉得做飞行员很简单,大猩猩都可以开飞机了。可是一个飞行员比一个大猩猩昂贵许多。以前国内自己培养一个飞行员要60几万人民币,现在送到澳大利亚去培养大概40几万。一个飞行员成长为机长要飞7年以上,培养一个波音737的机长就至少要200万。这些费用都是航空公司出的,飞行员从一踏进大学校门开始,他们就知道自己将来毕业了将为哪家航空公司服务。

  “现在飞机自动化程度的确很高,可以说飞行员的价值更多体现在遇到危机时的判断上。但是飞机还是没大家想象的那么智能化。比如,客机目前还没有自动起飞的功能,到哪里加速,哪里起飞,以什么样的速度都要飞行员来决定。降落也是飞行员操作的,虽然降落航线有仪器指示,但是到快落地的时候,一定要肉眼看到航线指示标才能降落。如果能见度太低,看不到指示标是不准降落的。在飞机上,飞行员要时刻观察各种仪表是否正常。”

  Leon说飞行员在飞行过程中不可以打瞌睡,不可以太激动,不能看着云层浪漫地幻想,不可以大聊飞行以外的话题,飞行员要始终保持理智和平稳的心态。除了飞行,基本上飞机上所有的事务,飞行员也都要管理。上了飞机,机长就是大管家,承担飞机上所有责任:客舱东西坏了要解决,乘务员发现配餐少了什么也要飞行员去和地面沟通。

  《冲上云霄》里的一个镜头:两个飞行员看到前面有雷雨,仪器上显示的是红色信号,竟然很英雄地冲进了雨区,然后两个人四目相对:怎么办?怎么办?看到这个情节,Leon觉得好没面子,太不专业了。

  飞机的雷雨警报有红色、黄色、绿色三种。红色警报是绝对不能冲过去的,要绕行25公里,如果遇到台风包围机场,只能掉头选择其他机场降落。“飞行员做事情要严格按照程序,要满足这个条件才能做这个事。我们有个快速参考手册,前人遇到过的问题,和编者能想到的问题都在上面了。我们在飞的时候不会想到个人安危,也不会想此时有三百人的命就在我手上,因为我们过往所受的每一项训练都是把安全放在第一位的,所以我们飞的时候只需要想自己此时该做什么。”在大量的模拟机飞行训练之后,做到这一点基本是出于条件反射。

  Leon和Tony都绝对相信仪器的准确性,坚信高科技可以保障他们的安全。

  如果遇到自己判断和仪器显示的情况不同时,飞行员基本上都会选择以仪器显示为准。“仪器发生故障的可能性很少,我们驾驶舱内有三套主飞行计算机、三套液压系统、两套自动驾驶,凡是基本设备都是两套或以上设置的。在天空,有时候人的感觉是很不准确的,比如在黎明和黄昏,天地几乎是一个颜色,肉眼很难判断哪里是头顶,哪里是脚下。飞行史上就有这么一个案例,一个飞行员觉得自己判断得准,结果事实是飞机是倒着飞的,这非常危险,我们驾驶的大型客机,基本上是不可以倒置的,而且当你以为在拉升的时候,它是扎向地面的。”

  有一次坐出租车,司机问Tony,你是干什么的?Tony回答说,我也是司机。出租车司机又问,你开什么车?Tony回答,我开三轮车。于是出租车司机的表情变得很怪异。如果Tony说自己是开飞机的,他可以想见司机的表情会是另外一种怪异。

  年轻的时候,Tony喜欢别人知道自己是飞行员的时候表情一变的感觉,而如今,他着实觉得,自己不过是个技术人员,和一个汽车司机没有本质上的区别。Leon从来不愿意对人说自己的身份,因为他怕别人突然之间态度的改变,那让他觉得不真实。

  生活不是电视剧,Tony和Leon都觉得日子其实很枯燥。他们朋友不多,本地人可以有一些高中同学什么的,外地飞行员认识的人除了飞行员大概就是乘务员了。他们一个月来两三次市中心,星巴克这样人来人往的咖啡厅他们并不熟悉。如果硬说起和朋友一起都玩点什么,绕来绕去还是吃饭、卡拉OK,或者,偶尔登登白云山。他们不能随便出广州市区,因为随时都会有飞行任务,不能请假。

  Tony很少让自己闲下来,不飞的时候他会去和朋友吃饭,打台球。因为一空下来,就会感觉空虚和孤独。曾经一度迷恋CS,一打就是一个通宵,关了电脑,周身一片寂静,寂寞难耐。

  Leon觉得男人总是越长大越孤独的。这种孤独,很大程度来自于工作压力。“我脑子里总是在想,还有什么没有做好?生怕忘了什么。我们需要顾及的东西太多了,事无巨细。”必须保障每一项都万无一失!Leon觉得自己多少有点强迫症了。

  “我们一生总是被测试,每年小体检一次,大体检一次,每年例行飞行员执照考试、模拟考试等。”说起有位飞行员没飞到65岁就不行了,两个人记得特别清楚。“我们不是一个长寿的职业,飞行对身体伤害很大,Leon已经开始掉头发了。飞行的时候高低幅度变化特别大,在缺氧、压力低的驾驶舱里,身体必须快速适应。我们多少都会有职业病,就是腰椎病和颈椎病。坐在机舱里风很大,飞远途的时候,要连续坐七八个小时。这时候对着无尽的夜空,你不会觉得美,只会觉得无聊。身边只有一个飞行员,还不能随便聊天。飞行是孤独的。”

  说到高危职业,Tony和Leon并没有感同身受。他们以及他们身边的民航飞行员的确很少有人遇到大的突发性问题。Tony飞了近10年,顺利得毫无波澜。Leon在最初选择这个职业的时候,曾因为觉得危险犹豫过,然而当那些飞行理论烂熟于心,做过无数次模拟飞行之后,恐惧感就彻底消失了。“我们有很多在模拟环境下的测试,模拟驾驶舱相当于一个实验室,里面设置和真实环境一模一样。我们会模拟各种危险情况,训练飞行员的心理素质和应急反应能力。”在这样的模拟环境中,Tony和Leon经历了所有飞机上可能出现的情况,一次次大汗淋漓,一次次模拟的生死危机。

  即便如此,每次起飞滑行临近起飞速度时Leon都会有些紧张。他说这和害怕还不一样。在那一个瞬间,他脑子里充满了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比如,一台发动机不工作了怎么办,是该飞还是该停?脑子里来不及害怕就紧张地闪过各种解决问题的办法。在飞美国的时候,有过一路颠簸的情况,这时候Leon也会暗自有些紧张,总觉得无数的可能在前面等待着自己,心理快速地作好迎接种种危险的准备。

  飞行员显然很少交流恐惧的问题,Tony听了Leon的想法,很惊诧,因为他从来没在飞行中感到过恐惧和紧张,但是他有时候会做一些莫名其妙的梦,比如梦到飞机起火爆炸,梦到自己要迟到了。他不会在梦中惊醒,梦醒了,一切如常,如果不是刻意谈起,他也不会记起这些梦。

  Tony随身带一块护身符,Leon也有一个妹妹求来的平安符放在每次上飞机都带的行李箱中。

  “你想想,能把这么大一个飞机飞到天上去是多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你知道升力吗?就是飞机下表面的压力大于上表面,飞机就可以飞起来,这么奇妙的事怎么就被发现了呢?人多聪明啊。我喜欢驾驶,喜欢有操纵感,所以即使玩游戏,我也喜欢CS这种快速反应类的或者是赛车类的。”Tony说。

  Tony的故事真像一本小说或者一部电影。他的父亲曾经是个飞行员,如今他和弟弟都当了飞行员。他总说起小时候。小时候,机场管理还没这么严,父亲常常把他带到停机坪散步。小小的男孩就站在一个似乎没有边际的平地上,看一架架庞然大物飞起来,落下来。直到夕阳西下,飞机的翅膀染上了晚霞。在Tony的回忆中,父亲始终是四十几岁的样子,年轻、英俊、勤奋、善良。“我记得他下班的样子,踩着单车,穿着凉鞋,整个儿一个农民飞行员的形象。但在我却觉得他特别帅,因为他穿着制服。我父亲的制服是白色短袖上衣,V领,戴着肩章,没有领带,蓝色裤子,现在看起来比较像女同志的衣服。”Tony承认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自己有着浓重的制服崇拜情结。能穿着那样的制服,成为和爸爸一样威严的男性成了Tony从小的目标,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觉得自己将来一定会是一名飞行员。

  如今,父亲同事的孩子,有许多都像Tony这样,仍然选择并热爱飞行员这个职业。对于Tony而言,如果你家里有一个飞行员,几乎所有的男孩都会向往这个职业,这不需要理由。

  Leon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他毕业于北京航天航空大学飞行学院。在澳大利亚进行过一年半的飞行培训,拿的是澳大利亚的私人飞行执照、商务飞行执照和仪表等级执照。高中的时候报考飞行员完全是糊里糊涂歪打正着。报了、通过了,心里还兴奋与害怕交织,犹豫不决。直到飞上蓝天,强压住内心的兴奋,表面镇定地俯视梦幻一般的蓝天白云、澳大利亚纯净的海滩,他这才真正热爱上了飞行。

  爱上蓝天和飞翔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甚至他们还都想去尝试开一下如战斗机,寻求更多的因刺激和挑战。

  几乎所有的电视剧里,飞行员都是空姐眼中的神,能嫁给一个飞行员或者和飞行员谈恋爱是件了不起的事儿。空姐嫁给飞行员似乎成了天经地义的事儿。然而Leon和Tony怎么想也不觉得自己很受空姐崇拜:“甚至有些空姐也并不怎么把飞行员放在眼里。”

  Tony很能理解为什么在日本和香港的电视剧中总是乐此不疲地撮合飞行员和空姐。“他们的空姐的确很可能把飞行员看得很高。因为现代社会钱很重要,不是有句俗话说先见罗衣后见人吗?国外机长和乘务员收入比例差别很大。我举个国外的例子,找一个很落后的国家吧,比如孟加拉,那个国家看上去还不如我们的城乡结合地区,但是乘务长月薪3000美金,副机长大概4500美金,机长大概7500美金。而香港一个机长的月薪是30万港币。我们目前一个空姐几千块人民币,一个副机长不过一万出头,波音机长也不过两万多,飞行员和乘务员收入差距不是很大。”

  虽说现在空姐对飞行员并不怎么崇拜和倾慕,但是Tony的太太就是一个美丽的空姐,而Leon也和空姐交往过。在他们认识的飞行员中,和空姐在一起的大概有50%。

  然而日常工作中,飞行员和空姐却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熟悉,因为不同班次都会有不同空姐,所以很多飞行员和空姐并不熟悉,甚至很多都并不认识。而且驾驶舱和乘务舱是分开的,没有特殊情况,机长和副机长是不许出驾驶舱的,两个机长同时走出驾驶舱的情况则被严格杜绝。

  我们并不崇拜飞行员,他们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只是进入驾驶舱之后,他们工作的时候特别认真。不管是什么性格的人,也许平时嘻嘻哈哈的,但进了驾驶舱就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变得特别严谨。他们比其他同龄的年轻人要成熟稳定一些。我觉得他们有点大男人主义,说一不二的风格。

  年轻的飞行员和老一批也不同。他们是从澳大利亚训练回来的,以前飞行员很多是部队转过来的。以前民航有点像国企,飞行员都不太注意自己形象,现在民航更像外企,飞行员衣服都很笔挺帅气。飞行员素质也提高了很多,态度很认真严谨,会尊重别人。以前有些老飞行员会摆谱,看不起空姐,现在的飞行员不会。以前我们跟老飞行员汇报工作可以嘻嘻哈哈,但年轻飞行员都很严肃,你要是跟他嘻哈,他会觉得你工作不认真。现在飞行员还有一点好处就是不会把生活情绪带到工作中去,专业性很强。这可能与面向社会招生,空间大有关系。现在飞行员压力也很大。有时候他们走出驾驶舱还从没有那种环境中完全出来,绷着脸,好一会儿才缓解。

  我觉得飞行员比较单纯,他们和外界打交道不多,又是技术类的工作,人没那么复杂。单纯而又高收入这两个条件很多职业并不具备。但是飞行员时间上不自由,不能请假,假期一定是在工作的。作为飞行员的女朋友,需要性格独立一些,因为他们经常不在,你需要他的时候总是找不到他。有一个飞行员的太太跟我说,早上醒来,总是一个人。做飞行员的另一半,很多人也顾虑感情上的不稳定,因为他们总是在外面,你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而且他们身边总是围绕着美丽的空姐。

  很多年纪大一些的飞行员因为工作辛苦,希望找一个能照顾家、照顾他的贤妻良母,有些大男子主义。但是年轻的飞行员就好很多,对女友和太太态度很好。如果说飞行员男友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那我觉得他们比较容易紧张,并且有些抑郁。因为他们要长时间高度集中精力,非常疲惫。

  其实他们玩的机会也很多。年轻人玩得都很疯。因为他们工作太紧张,所以放松的时候就尽情发泄自己,唱歌、跳舞、喝酒都很在行。而且很多飞行员都喜欢运动。他们找女朋友要么是找同行,找乘务员,要么就是找大学和中学的同学,他们交际范围其实很窄。

  一般人都觉得飞行员收入很高,花钱大手大脚。其实内地飞行员收入和其他国家飞行员相比是偏低的,Leon作为波音777副机长月薪税后1万出头。Tony作为波音757机长月薪2万出头。当然,Leon自己出去吃饭,每餐花一两百元,连着一个礼拜并不觉得怎么样;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不是特别昂贵的,都会不太想就买下来;每个月还能给自己留下3000元存款。

  另外,飞行员的福利和外面差别不大,年轻的飞行员也没有福利分房,要自己买房子。

  飞行员是不可以混开飞机的。Leon只能开777,Tony只能开757。以前有些机长可以开很多种型号的飞机,但现在的制度规定一个飞行员只能飞一个型号的飞机。因为不同型号飞机内部设置不同,怕飞行员会一时记错。

  飞行员飞行时间有严格控制,一个月不多于100个小时(当然加上准备时间可能是160个小时)。连续飞行时区超过六小时以上的航线小时。尽管如此,每次飞行快结束的时候,飞行员通常会觉得很累,因为飞行中一定要集中精力,不能有丝毫懈怠。

  所有飞行员专业英语一定是合格的,毫无障碍,很多飞行员日常英文交流也不成问题。

  飞行员平时可以吸烟饮酒,但飞行前8小时不得饮用任何含酒精的饮料,不许服用任何药物。飞行员如果感冒,要根据航医鉴定和自己的判断来决定是否继续飞行。没有人会硬撑着的,因为性命攸关。

  对飞行员婚姻的种种审查限制已经是过去式了。公司化后,惟一的限制就只剩下婚龄。

  在和他们交谈前,脑子里经常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就是在练习的时候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驾驶飞机左一下右一下斜斜地呼啸而过,还不时在空中翻个跟头什么的。后来这个想像被彻底否决。飞行员基本上不在真机上练习的,客机也不可以在空中翻跟头。飞行员们惟一在真机上练习的就是起飞和降落,就是趁班机少的时候,起飞了,在机场上盘旋一下,就又降落了。

  当飞行员不危险,因为飞机的故障率是最低的,每次起飞前,系统都要作检查,机上有自动导航仪,自动驾驶系统,还有在大雾天用的盲降系统,多台电台,地面雷达跟终,导航雷达等,使飞机飞行十分安全

http://hunniemaid.com/feixingrenyuan/27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